• 写作

    纪念马赛尔·普鲁斯特逝世一百周年

    1922年巴黎的冬天,像往常一样,普鲁斯特早早就躺下了。 他疲惫地望着烛台上飘忽的焰火,烟雾缭绕之间,“贡布雷的一切和市镇周围的景物”再一次向他显现:山楂花的甘甜与苦涩,妈妈的黑色天鹅绒大衣的环抱,盖尔芒特府尖利清脆的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