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作

    春宴(拾贰) | 歧照 孤岛(终)

    有时晚上我出去散步。歧照夜市远近闻名。 如同一场人间世俗烟火的筵席,在狭窄街巷中,一条流传经年的民间集市从深夜延续至凌晨。油烟翻腾,人声和汽车喇叭此起彼伏,摊贩在摊位上陈列出各式食物,从山上到海里,无所不有,形形色色。油…

  • 写作

    春宴(拾壹) | 庆长 这里如此之美

    他们认识已5年。她32岁,他45岁。她从未注意过他的年龄。他跟她在一起,身心如同热烈少年,为她竭尽所能提供能量,如同即刻被逼到角落消耗殆尽。他是带来火焰的人,不会熄灭,只会把她炙烧成灰烬。 庆长知道必须再次做出选择。她遵…

  • 写作

    春宴(拾) | 信得 看不见的存在

    Ian是来自南半球的男子。27岁,电脑工程师。俊美,壮实,略带鲁莽和天真之气,此前生活读书工作一直在小城布里斯班度过。热衷户外运动,登山,滑板,出海,自助旅行,和漂亮女孩做愛。他是独子,备受父母宠 爱,未必有过深刻的恋情…

  • 写作

    春宴(玖) | 庆长 爱是深沉的幻觉

    7月夏日午后。她醒来,从午睡竹床 上起身,推开木门,走向庭院。 陽光在院子里涣散成白茫茫平原,午后炎热空气。栀子花累累满树,散发出浓烈香气如同发酵。 她穿一双水红色塑胶凉鞋,是祖母在集市上购买。童花头,白裙。5岁庆长,沿…

  • 写作

    春宴(捌) | 信得 夜航与书

    16岁,她独自去英国读书。大学报考分子生物学,没有选择其他热门专业。这门学科试图了解生命现象本质及其客观构造。感性,灵性,意识,情绪,情感,这些组成,她经由与贞谅共同生活,已触摸到此中结实血肉。把所有经验,先大力织成一块…

  • 写作

    春宴(柒) | 庆长 揭开丝绒布

    如果幻觉给予的,是为眼前现实提供一块紫罗兰色丝绒布,用以覆盖、遮挡、掩饰、伪装,那么当失去这块薄布,没有屏蔽 保障,一切赤裸裸双目清明,你将会看到肉体与深渊之间的距离。微妙的一线之隔。游戏规则是,即使你知道丝绒布背后的黑…

  • 写作

    春宴(陆) | 庆长 秉烛夜游

    生活一直在为庆长敞开新的门。关上一扇,打开一扇。27岁,她的心是14岁时穿越深山隧道的少女,目视前方,没有疑虑停滞。压抑克制,默默用力,迎向尽头山影花树。即使那只是一场幻觉。 她可以伪装很勇敢,以此真的变得很勇敢。伪装不…

  • 写作

    春宴(伍) | 信得 清远山

    她询问她,你可喜欢琴药。她说,喜欢。贞谅又问,我可否恋爱。她说,可以。 她接受这两个人趋向融合,隐隐期待能够与他们一起上路。难以分辨是她的遗世独立使他心生向往,还是他的架鹜不驯焕发脱俗意味。在厨房里做一顿饭,在花园里种植…

  • 写作

    春宴(肆) | 庆长 一座消失的桥

    如同西人传统习惯,清池左手无名指上戴有一枚婚戒。戒指式样朴素,佩戴长久深勒手指骨节。这枚戒指重要性,不是在于对婚姻持有循规蹈矩,显然,他内心一部分与此截然相反。而在于他以此与外界划清安全距离,提示相关女子:你可以与我接近…

  • 写作

    春宴(叁) | 信得 月山梅枝

    她说,有时从睡梦中醒来,恍然之间,以为依旧住在Naya家庭旅馆。一栋100年历史殖民地建筑,两层白色木结构房子,灰蓝的百叶木窗和木门。走下楼梯,大客厅有接待台,水磨石地板,水品吊灯,旧照片,玻璃柜里陈列古董和手工艺品。后…

  • 写作

    春宴(贰) | 庆长 白鸟

    当她感觉自己逐渐老去,如果试图分辨与以往最为本质的区别,无非是看待事物的眼光发生变化。仿佛突然之间眼睛被擦亮。有人这样比喻年龄跨越过30岁的心得。以此看见幻象以及妄想的无处不在,看见事物在一种慢慢毁坏过程之中。毁坏到一定…

  • 写作

    春宴 (壹) |歧照书信和写作

    清晨8点半,我在上海站坐上开往歧照的列车。 乘客不多。一些时间睡觉,一些时间喝水和观景,一些时间思考不着边际的问题。9个小时后,火车抵达秋天的歧照,正是北方黄昏时候。下车,出地道。出站口两扇敞开木门,一角灰白色天空。暮色…

  • 写作

    安妮宝贝 | 春宴 |序言

    所有想说的话,已写在小说里。故事中的人分别说出我想说的话。 写至小说临近尾声,北方空气已有凉爽之意。白杨树林持久蝉鸣无法停息,整个夏季写作这个故事。在郊外农舍几近与世隔绝,全日工作,写累时在旁边沙发上短暂入睡,醒来又写。…

    粤ICP备15016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