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轼的弟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但是你却时常感到头疼,因为你的哥哥和你同朝为官,但是她就是嘴欠,什么都敢说,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贼能作死在你七岁的时候,你的哥哥就非常跳,而你的性格非常的沉稳,你经常恍惚间以为自己才是哥哥,你甚至认为你的哥哥就是个仙儿,他就该这么跳脱,这么潇洒跳脱的天才老哥,锋芒毕露,自己做一个藏锋的刀鞘,在他身后替他打点一切,蛮不错的。日子一天天过,你和你哥哥的感情越来越好,18岁那年,

你哥哥20岁,你们一起参加国考,立志为官,为百姓谋事。就在参加考试的前几天,你病倒了,你兄长在手忙脚乱的照顾了你几日之后,表示你要是不能如期参加考试,他也不考,你笑说,别闹,兴许是老天照顾你们兄弟两个还是一起参加了科举,这场考试中你哥哥取得了百年第一的绝佳成绩,但是这场科举的主角不是她,而是你。宋仁宗看着你的试卷愣了,你和你哥哥的文章让他揉着脑袋看。很久,默默地在心里下了决定,仅为大宋娶二奶。相信那些天你哥的脸上写满了得意之色,见人就说,

知道苏哲吗?看过他写的文章吗?他是我弟弟。你很冷静,只是有点无语,哥哥这般神采飞扬。这一年你们兄弟二人同时高中,只是你们的职位不同,要分开了。按照常理来说,兄弟情其实会随着人的成长经历或多或少的出现隔阂,但是你们两个人却完全没有,因为你哥哥不是常人,刚启程你就收到他的信,信的内容大概就是上任的第一天,想弟弟,这都没玩,你哥哥离开京城的一个月里,他的诗词书信狂轰滥炸,大概意思就是今天路过和弟弟同游的禅院,想弟弟,

想到马上要到外地当官了,想弟弟,看到风景这么美好,就和弟弟一样,这还是在富人的路上写的,等你那边儿一般的歌,到了西北更加的丧心病狂,你哥哥出差给你写信,你哥哥放假游玩给你写信,你哥哥给你看他这边亭子、池子、院子、窗子,当然是以书信的形式,实在不行也给你寄个话,

每次都简单回复好的,知道了哥哥有文化的空,就是这么可怕,在那个车马很慢的年代,你和你的哥哥竟然丝毫没有隔阂,虽然你每次回信的时候都很平淡,像是对你哥哥的信件漫不经心,但是当你哥哥忙于造福百姓,没空给你写信的时候,你还是忍不住了。你记性过去,说快过年啦,应该有心诗词寄给我吧,你哥回啦,我忙得造福百姓呢。你俩逐渐步入中年,像这样的书信频率你觉得蛮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歌的嘴太贱,一张嘴那是什么都敢说。吐槽宰相王安石,

吐槽当今圣上,没有他不敢喷的,也没有他不敢说的,简直就是大宋第一喷子,所以他经常被贬,好几次都差点被砍头。那会儿你没少劝你哥哥收敛线,显然没劝住,要不然你也不会这样头疼,你只能多次上书圣上以自己的官职保住哥哥的性命,你们一起被贬,再后来你哥哥又开始明晃晃的讥讽当今朝政导致赋税太重,被小人抓住把柄锒铛入狱。当时你还在想怎么能把哥哥就出来,你哥哥却在狱中写出哪句。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你呆了。是啊,

没有什么书信能写出你们40年的兄弟情深,我只想与你生生世世为兄弟。你下定决心不能这么干,要想保住哥哥,就得往上爬。于是接下来的几年,你高歌猛进,一路混成宰相,执政当朝,硬是为了你哥撑住了朝中局势,因为自己的哥哥就是要成仙的节奏,你愿意站在哥哥身后。时光悄然而逝,改朝换代之后,一潮天子一朝臣,小皇帝提拔新党,旧臣新党上任,自然不会放过你俩,你再也不能为哥哥遮风挡雨了。你俩一起被贬行路的深夜,你哥哥的痔疮又犯了,

你笑着安抚他,哄他睡觉,顺便劝他戒酒。你哥哥满口答应,你笑了,鬼才信你呢。那年你已然白发苍苍,又过了几年,朝局旧党执政,召回了你俩,要给你俩,像65岁的哥哥乘船北上,却不想在常州溘然离世。你听说你哥哥临终的最大遗憾是不能够见你一面。你悲痛万分,在祭文中说,手足之爱,平生一人。兄弟情深似海,一生只此一人。虽然你哥哥在世时比较坑,但是他不在的日子里,你还是会时常想起你的哥哥,想起他给你写的诗,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