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风险评估:关于信仰主义的调查研究


小人最恐怖。

在我被调查带走那一刻,我才幡然醒悟。

没有存在的正义,只有无处不在的肮脏交易。体制下的灰暗,没有经历过的人当然可以狂妄得一无所知。

总以为危险远离身边,却从未料到监控无处不在。把人性中的恶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大可以高举双手,呼叫正义不在。可是在阴霾下的人间,不需要我无谓的表演。我畏惧查水表的走狗,害怕被莫须的有罪名羁押。

无知的人在欢呼,他们在窃窃私语着一场难得的的吃瓜盛宴。人一旦处于低谷期,什么牛鬼蛇神都开始在你面前撒泼表演。

不要考验人性,一旦暴露出的丑恶会让你留下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没有认罪,也不可能认罪。

因为自由无罪,我所敬仰的先烈们都无惧“白狗子”的严刑拷打,我怎么可能因为“中特社”爪牙们的恐吓而退缩?

楚人无罪,怀璧其罪。


我们不能在桥上看风景,也不能在家里唱国际歌。

爪牙们抓不到把柄恼羞成怒,可是我不会因此畏惧狗腿子的狂吠。

我相信,在人间始终有人性的良善守护着残存的正义。


对于天灾,我不能言语。对于人祸,我不能视而不见。文字从来不是当权者赞美的工具,而是底层人民悲惨的见证。

我见到年纪轻轻的人甘愿成为“白狗子”的鹰犬,才意识到越是艰难时候越是考验一个人信仰的时候。

“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来。”


一句话:朋友圈里无朋友,人民政府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