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有哪些恶有恶报的故事?

1

天台之上,我老婆柳玉抱着三岁的女儿,站在边缘。

她要跳楼。

丈人和丈母娘在下面骂我畜牲,拉着邻居说我在外面养野女人,对不起她女儿。

小舅子柳阳破口大骂,甚至还抢了把菜刀要砍我,还好几个小区保安把他拉住。

我,被万夫所指。

「你不就想离婚吗?」

「我离!」

我看着哇哇直哭的女儿,咬着牙。

我老婆脸色狰狞,说我不但要净身出户,瞒着她开的公司也要把股份全给她。

表面慌张,但我心里却是长舒一口气。

她终于上钩了。

所谓的外面有女人全是她的计谋,花钱雇了个女人来陷害我。

而我将计就计。

这一场大戏,还得从三个月之前说起……

2

我发现我老婆柳玉对不起我。

她不知道她买的东西,在我的淘友圈出现。

是一双五千多块钱的史蒂芬皮鞋。

我当时还以为她是给我买的,心里甜滋滋的。

感谢上苍,给我一个这么贤惠,爱我疼我的老婆。

我也有个小秘密,一直没告诉她,本来是想给她惊喜。

我回到家,装着不知道。

可左等右等,老婆始终没有把皮鞋给我,反而是说起她弟弟柳阳要钱去娶个媳妇的事情。

娶媳妇得花二十万,她要我出钱。

我想尽办法才凑出了十万。

把钱交到她手上,我以为她会感激我,把那双皮鞋送给我。

但她没有半点好脸,拿着钱急匆匆地走了。

我才意识到,不管我对她怎么好,她都不会把那双鞋送给我。

她送给了别人。

不是小舅子柳阳。

虽然我老婆对小舅子比对我还好,但柳阳年轻,不喜欢皮鞋,他向来都是穿运动鞋。

百分之百,柳玉对不起我!

我装着若无其事,但我心里却是扎进了刺。

这根刺,扎得我鲜血淋漓。

背着老婆,我偷偷查了她的银行卡帐单。

果然查出了问题。

她出去开房了!

三百八十块的情侣酒店,还包括一包芙蓉王香烟的消费。

实锤就在眼前,我恨得牙都咬得咯咯响。

结婚五年,我对老婆柳玉掏心掏肺,只想和她好好过日子。

我爸妈甚至为了我结婚的彩礼钱,把房子卖了几十万。

可她竟然拿着我的钱,去和别的男人开房。

我忍无可忍!

当一个男人遭受心爱女人的背叛,爆发出来的潜能是无穷的。

我的头脑从来都没有如此灵活缜密。

那双奢侈的鞋,由于是国外进口断码了半年之久,最大的码数是 39。

这是奸夫的特征之一。

他还爱抽烟,而且喜欢芙蓉王。

我仔细地想了想,符合这些条件的倒是有几个人。

一个是常来小区送货的快递员。

快递员每天都来,我守在菜鸟驿站等着他。

他骑着电三轮过来,我第一眼就往他的脚上看去。

虽然身高不高,但快递员有双大脚,铁定不是 39 码。

不是他……

另一个嫌疑人是我老婆公司的经理。

可我一打听,我老婆上司一个月前出差去国外了。

也不是他……

我百思不得其解。

回小区的时候,几个保安正在那大声说笑,都在说老杨那双新皮鞋怎么只穿了一天就不穿了。

我现在对鞋这个字眼特别敏感,瞬间便上了心。

怕打草惊蛇,我特意过了两天找到社区保安老黄。

我发了几根烟拉近距离,和他聊天。

我故意将话题引到鞋上,老黄立刻就说有人送了老杨一双鞋,听说是什么蒂芬,要四五千,名贵地不行。

我心中炸裂!

「史蒂芬鹿皮?我也想买,可惜断货好久了,只有 39 码的。」我抛出最后的疑问。

老黄哈哈笑,他说老杨的脚,就是 39 码。

我猛地捏紧了拳头,心头如爆发的火山一般。

老黄没看出我的异常,说起老杨不少事。

原来老杨以前也是有钱人,太喜欢赌博这才倾家荡产。

其实老杨头脑很灵活,很聪明,一般人根本玩不过他。

老黄很佩服他,说他是虎落平阳。

我并没有太冲动,我不能错怪好人。

我找到老杨聊天,递给他一根芙蓉王,又说这烟不好,给他一根中华。

老杨笑着摆手,说他就喜欢抽芙蓉王。

我明白了一切。

就是他!

我这么爱柳玉,我倒底哪里不如老杨?

她怎么会找了一个又穷又丑又老的保安?

柳玉要是找个帅的,找个有权有钱的男人,我还能服气一点,离婚就完事。

结果……

我在柳玉的心里,连个矮穷挫的保安都不如?

心里绞成一团,只有两个字在我心里隆隆作响。

报复!

我要让柳玉和老杨,付出最最惨痛的代价!

这辈子都在恶梦之中!

3

我如此忍气吞声暗中查找奸夫,是因为我也有个秘密。

几年前,我的发小要去深圳创业,问我借了五万块钱。

他的运气不好,拼博了好几年都没起来。

柳玉骂我没长眼。

她一直催我把钱要回来,拿这些钱给她弟弟做生意。

男人,有时候发财就是一瞬间,谁也想不到。

最近这两三个月,比特币被疯狂炒作,无数矿场拔地而起。

显卡也被人疯抢。

我发小囤了一大批老旧显卡,之前都没人要,现在发了大财。

他打电话给我报喜,说他的公司有我一半的股份。

并且通过律师将公司转了一半股份到我名下。

发小说显卡还会涨,再等等能挣更多。

我听到那个天文数字并没有太激动。

发小知恩图报,还记着我,这更让我开心。

可柳玉这个节骨眼上去外面找野男人,如果我和她大吵大闹离婚的话,分割财产她不是要占尽我的便宜?

我不可能让这背叛我的女人拿一大笔钱离开。

报复的计划在我心里慢慢完整。

我知道我的对手不傻,老杨是个绝顶聪明的家伙。

要不然老黄也不会说他是头老虎……

4

老杨聪明,但他也有致命的弱点。

他太贪婪,太好赌。

要不然他也不会从一个有钱人直接落魄到小区保安。

而且,现在的他,极度地缺钱。

缺东山再起的钱。

我在家里装好了摄像头和窃听器,收集老杨和我老婆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证据。

又跑去找保安老黄,和他聊天。

像他这个年纪,没有女人又没钱,我随便和他说些道听途说的欢场故事,便把老黄撩拨得火焰高涨。

他期期艾艾地问我有没有那种网站。

我给了他,还说这网站上传视频照片,可以有钱拿。

他愣住了,说还有这种事。

我笑而不语。

老黄和那该死的老杨关系很好,他们聊天时,老黄一定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老杨。

没钱的老杨自然会想办法去拍视频,拍照片,换取不菲的钞票。

果然,不出三天,我便在网站看到了视频。

是我妻子……

虽然她挡着脸,但肚脐那一颗小小的红痣却是出卖了她。

我的手一下便颤抖起来。

整个人都如坠冰窟。

柳玉,我把她呵护在掌心中的女人……

却是在别的男人面前如此下贱,拍下这种视频!

我很冷。

一颗心也冰冷。

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关掉了视频。

这个视频取了个很劲爆的标题。

美艳少妇的忘情一夜……

标题吸引了很多人观看。

不少人都在点赞要求下一集,还要求女主角露脸。

老杨很高兴,在评论里不停地回复着,要观众多多点赞打赏。

他承诺会拍柳玉的露脸视频。

他想挣更多的钱。

先让他发点小财吧,到时候,他会无比后悔。

他的罪会很重!

5

老杨的聪明并不完全体现在他会取标题,抓眼球上。

我还没有完全展开行动,他却是先下手为强。

那天晚上,我加夜班回家,一场大雨袭来。

我撑着伞等着公交,站台上一个身材很好,很是性感的女人突然钻到了我的伞下。

「先生,不好意思……」

她抬起那张漂亮的小脸儿,向我歉意地说着。

我却是一惊,觉得她很像一个人。

记忆中尘封的脸慢慢清晰,我下意识地说道:「是你?」

女人已经不认识我了,毕竟快二十年沧桑变化。

「你是……」她看了我好久,才突然想起我是谁。

她叫李月梅,是我小时候的邻居。

那时候玩过家家,她总是要扮演我的妻子,一天到晚都是围绕在我的身边。

从三四岁直到十三四岁,我们一直在一起。

懵懂的感情也在那时候萌芽。

如果不是因为她十四岁时,我搬家了,或许我会一直和她好下去。

我怕她伤心,搬家的消息都没告诉她。

后来从别的小伙伴那儿得知,我搬走的第二天,天也是这样下着大雨。

她站在大雨之中,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真是没想到,我能在这样一个雨夜再次见到她。

如同那夜我的不告而别。

李月梅的眼眸之中一下便涌出泪来。

仿佛怕我发现,她顾不得倾盆大雨,向着外面跑去。

我追了上去,拉着她的手。

大雨将我们两淋湿,我已然顾不得那么许多。

她哭着扑进我的怀里,说我当年的绝情。

我苦笑。

我以为只是懵懂的感情,没想到她却如此当真。

6

随着李月梅的诉说,我才知道一切。

她后面的遭遇很不幸,父母车祸去世,只留她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这世上。

后来,又不遇良人。

含莘茹苦地拉扯着五岁的女儿,年幼的她却又重病缠身。

生活的重担,几乎要压垮这苦命的女人。

我送她回了家,她说要先洗个澡。

水花哗啦啦地掉落下来时,她曼妙的身姿出现在半透明的玻璃上。

我连忙挪开眼睛。

她忽然叫我,说是沐浴液没了。

我拿给她,却被她拉了进去。

她贴在我身上,如同蛇一般扭动。

她说小时候,就想给我做老婆,只恨造化弄人。

我强忍着心底翻腾的火。

退出了浴室。

我说,明天陪她去看看重病的女儿。

我现在能力不够,但会给她些钱,让她减轻些负担。

之前我已经对不起她一次,我不想再一次对不起她。

她听着这些话,愣愣地看着我,忽然哭得梨花带雨。

「对不起……」

「有人让我来接近你……」

7

昨天,有个女人找到她,说给她十万。

拿到十万的代价,是她用身体做诱饵,勾引我,让我上当。

拍下我和她欢好的视频,照片,任务就算完成。

她很需要钱,为她的女儿治病。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要勾引的男人竟然是我。

与她青梅竹马的我……

李月梅终于过不去良心那一关,告之了我一切。

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上冲。

浑身的冷都不及心中寒意的万一。

那个女人,自然是我的妻子,柳玉!

柳玉的目的太明显了,她要制造我找其他女人的证据,让我在离婚大战之中陷入被动。

她知道我有两个弱点。

一个是脸面,一个是女儿。

我对不起她,法院一定会把女儿判给她,到时候她利用女儿逼我就范,逼我低头。

可是……

以我对柳玉的了解,她就是个头脑极为简单的女人。

她没有这么聪明,她想不到这种计谋。

一切,肯定都是老杨教她的。

那头阴毒阴险,如同狐狸般可怕的。

老杨。

太狡猾了,也太狡诈了。

这样的对手不是随便拿捏的普通人。

我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坐在大雨落下的窗前,我不停地思索着。

等等,有些不对劲!

既然老杨叫来了李月梅勾引我,制造我乱搞男女关系的证据。

那他怎么会让我发现他和我妻子柳玉的事?

如此思维缜密阴险狡诈的他,怎么会漏出如此大的破绽。

我回头一想……

陷阱!

这是他故意制造的陷阱!

如果不是网上发的那个欢好的视频,我所有的证据都不能直接证明老杨和我老婆的丑事。

他故意让我发现蛛丝马迹,然后在离婚大战之时我一怒之下甩出证据……

就像是那双 39 码的高档皮鞋……

就一定是老杨穿的?

柳玉会一条条拆穿,会让我的证据全盘被推翻。

她会像一朵白莲花一尘不染。

让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对不起她。

我只觉得头皮发炸,我觉得我的推理没有错。

老杨的心思,何其歹毒!

不过,网站上的视频,我不能说。

这是让他们绝望后悔的最后一招。

我开始回忆之前与老杨的对话,任何一丝都不放过。

我有什么,值得他如此地花心思?

我只不过一个普通人,打工也就是挣几千块一个月,名下就一辆车,一套房。

唯一的老婆,也成了他的玩物。

他还有什么不满足,他还想得到什么?

蓦地,我想起了我一直没告诉老婆的那个好消息。

大半年前,和发小打电话,说起那些能让我们发财的老旧显卡时,好像老杨就在我的不远处。

他听到了!

他真正要谋求的……

是我那些越来越值钱的显卡!

老杨不惜负债十万,雇佣了李月梅。

让她来勾引我,然后要我倾家荡产净身出户。

与发小一起开的公司,股份也必然会抢走。

然后,价值五百多万的显卡,足以让老杨东山再起!

原来……

如此!

8

李月梅看着我,只是默默流泪。

我很感激她。

她神情复杂,和我说再见,转身想要关上门。

但下一刻,我却一把拉住她冷冰的手。

她很不解。

我有些认真,又有些求助般地看着她:「帮我……」

9

我反复地将计划在心里揣摩着,力求万无一失。

甚至,我还准备了两套计划。

老杨太难缠了,和他斗智必须将一切都考虑清楚。

我不可能净身出户。

相反,我还要让老杨付出无法想像的代价!

我需要她的帮助。

绝地反击!

我与李月梅去开了房,留下我和她的身份证信息。

还留下了一些证据。

我想,老杨和柳玉会如获至宝,迫不及待。

我。

等着他们!

10

那天傍晚,柳玉抱着女儿,脸色冰冷地走到我的面前。

「你有没有对不起我?」

她劈头盖脸就是直接的质问。

我脸色一变,坚决否认:「老婆,你怎么了,我哪有对不起你。」

柳玉瞪着眼睛,骂道:「你和别的女人去开房了,你还想骗我?」

如同任何一个偷欢的男人一样,我死活不承认。

她把证据直接拍在了桌上,是一叠我搂着李月梅进宾馆的照片。

铁证如山,我只能低下了头。

「老婆,对不起,我……我是一时糊涂,我一时鬼迷心窍。」

我装着胆战心寒的模样,苦苦哀求,而这正中了柳玉的下怀。

她号啕大哭,抱着三岁的女儿冲上了天台。

脚下是几十米高的深渊,她满脸抹泪地指责我对不起这个家。

邻居们都被惊动了,纷纷赶来围观。

柳玉的爸妈和她那好吃懒做的弟弟,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

时间是那样地恰到好处,分毫不差。

他们仿佛恍然大悟。

她爸妈拉着邻居说我有如何狠心,如何对不起柳玉,是个狼心狗肺见色忘妻的坏男人。

小舅子柳阳更是怒火冲天,抢了把菜刀要冲上来砍我。

万夫所指,我的名声都臭了大街。

名声,我不在乎。

我在乎的只有女儿……

还有我拼死拼活攒下来的家当。

不能便宜了外人!

11

外面有外室的男人,不能只是一味地求饶,也必须有一定的反击。

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也必须说她的坏话,说她的不对,这样才能将一场离婚闹剧演的如同真实发生。

当着众人的面,我暴怒地把她对不起我的证据也拿了出来。

「你还有脸说我?」

「你给别人买几千块的皮鞋,你也跑出去和别人开房,他还买了包烟!」

「大家都是玩,没有谁对不起谁。」

我大声地叫着。

所有的邻居都震惊了,越来越多的人跑来吃瓜看戏。

老杨就隐藏在人群之中,脸上露出轻蔑的笑。

我知道,我的这些证据都是他安排的,他就在等我扔出证据这一刻。

我的反击,果然不出他所料。

他很是为自己看穿了我而得意。

「你这天杀的,你没良心!」

柳玉抱着女儿,撕心裂肺地叫。

她说那双皮鞋,是她爸要她买的,是送给别人的礼物。

她爸马上接话,给柳玉的话做证明。

而她又说,那次开房,是小舅子柳阳有事请她帮忙,那包烟也是他买的。

柳阳也大声地说确实如此,不信可以去宾馆调监控。

我羞愧难当,哑口无言,只是微微发抖。

所有人都向我投来厌恶的眼神。

老杨和柳玉都冷冷地看着我。

我估计他们现在觉得我废物一个,任由他们拿捏。

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要示弱,让他们放松警惕。

请君入瓮,不让他们觉得我这人够傻够愣,我还怎么实行下一步的计划?

女儿在柳玉的怀里哇哇大哭,伸着手喊着要爸爸。

小小的脸上满是害怕,惊恐。

她不知道,她的父母在对彪演技。

沉默了一会,我颓然认命般地坐倒在地,对柳玉说我错了,要打要骂都随她。

希望她原谅我。

柳玉一脚踢在我身上,说绝不可能。

我伤害了她,她一定要跳楼,要带着女儿奔赴黄泉,让我后悔内疚一辈子。

好在,冲上来的邻居拉住了她。

她伤心欲绝地哭,小舅子柳阳冲上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鼻青脸肿,嘴角都淌着血。

但没有人为我说话,所有人都不信我。

他们只信满嘴谎言的柳玉。

12

「你不就是要离婚吗?」

「我离!」

我仿佛被逼得走投无路一般,喊出这句话。

离婚已成定局。

柳玉带着胜利者的姿势,要我净身出户。

我挣扎了半天,讨价还价,终于同意。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拥有女儿的抚养权。

我不可能把可爱无辜的女儿,交到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手里。

柳玉装着舍不得女儿的样子,哭了半天,才在她爸妈和小舅子的劝说下将女儿交给了我。

其实,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

没有女儿这个拖油瓶,她彻底自由了,和老杨在一起也没了任何负担。

做为交换条件,我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她。

「这里是我所有的存款三万块,你那边的十万你自己留着。」

「车子归你,房子……也归你。」

我心力交瘁,只是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和女儿的用品,抱着她想离开。

「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有什么鬼!」

柳玉冷笑连连,而小舅子柳阳立刻堵在门前不让我离开。

她爸妈更是用看仇人的眼神看着我。

「你真的是净身出户?」

「你不是还有个公司的股份吗?」

「股份也是夫妻共同财产,把股份都交出来!」

他们一人一句,对着我骂着。

我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你们怎么知……」

话到嘴边,我又咽了下去,拼命否认:「我没有公司,我就一个打工的,我哪来的公司。」

柳阳一拳就打了过来,把我打倒在地,再一次嘴角冒血。

女儿扑在我的身上,哭着叫爸爸,还回过头去对柳阳说着:「舅舅,你不要打爸爸!」

柳阳却是凶相毕露,抓着我的领子问我说不说。

我死活不肯说……

13

人性,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想像不到它有多狡诈和恐怖。

如果我被他们轻而易举地掏出公司股份这个秘密……

阴险如狐的老杨会怎么想?

他很有可能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便会多一个心眼,凡事都会小心。

这样,我让他钻进圈套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但如果是他们逼着我不得不暴露出来,那他们反而会信以为真,确信无疑。

只有我不舍的东西,才会有价值。

柳阳见我不说,转手便一巴掌把我女儿打倒在地。

小小的脸儿都被打得红肿。

她哭着叫妈妈,但柳玉却是看不到她一般,只是不停地骂我,说我包藏祸心,死到临头还不老实。

只有我心疼地把女儿抱进怀里。

「把她带走!」

「不交出股份还想有女儿?」

柳玉的爸妈在一边为虎作伥,叫嚣着。

柳阳冲上来拖着我女儿的脚,要把她拖出去。

「够了!」

「不就是要我的股份吗?」

「我给你们!」

冲上去把女儿抱回怀里,看着哇哇大哭害怕极了的她。

我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14

如果说最近几年的暴富神话,比特币可谓是第一。

它制造了无数富豪,也制造了无数现像。

为了挖矿,矿场越来越大,显卡也越来越吃香。

价格一路彪升不说,最近的暴涨更是让老旧显卡都跟着一飞冲天。

我发小借了我五万块钱,在深圳被人呼悠,用低价买了一批旧型号的显卡。

可这显卡根本没人要,再低的价也是血亏。

他一气之下就扔进仓库,又和骗他的人打架动了刀子,直接进了班房。

可没想到的是,等他从监狱里出来,已然是新的一片天地。

他那无人问津的老旧显卡,现在,打着滚儿往上翻!

我的五万,几年后变成了五百万。

我发小忍不住兴奋之情,给我打了电话,通知了我这个好消息。

然后,便有了后面这无数的故事。

柳玉说我对不起她在先,要把一切都赔偿给她。

我可以赔车子赔房子,但我手头上现在价值足足五百万的公司股份……

换作是任何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让给她。

我对柳玉她们说,股份可以给她们,但五百万不是他们说拿走就能拿走的。

何况,这个公司拥有的显卡还在不停地涨。

「给你们可以,但必须按现在的市场价给你们,我赔了一百万的房子车子,还想我赔多少?」

我脸红脖子粗地和他们争论,完全撕破了脸。

什么爱情,什么亲情,统统都滚一边去吧。

我的眼里,现在只有钱!

我觉得,我演地很好。

柳玉和她的家人轮番上阵,对我不停辱骂,各种威胁。

但我死活不松口。

15

我的坚持,让柳玉没了主意。

我搬出了家。

或者说是被赶出了家门。

连一件衣服都没有让我带。

回头看了看一直在哭在喊爸爸的女儿,我在柳玉一家人的鄙夷眼神之中,走出了小区。

女儿,爸爸一定很快就把你接回来。

我眼眸之中含着泪,暂时找了个小旅馆住下。

我知道,柳玉一定会找老杨商量,怎么夺走我的公司股份。

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我家的门被人打开,老杨这一次正大光明地走了进来。

他再也不用鬼鬼祟祟了,霸占了我的家,夺走了我的妻子,他显得很开心很满足。

只是他不知道,我在家中暗藏了窃听器和摄像头。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中。

打扮的花技招展的柳玉扑进了他的怀里,和他打情骂俏。

「杨哥,你说你大哥快升官了,到底什么时候啊?」

「我弟弟想进烟草局,你不是说这小事你随便就能搞定吗?」

柳玉大喘气地问道,任由又老又丑的老杨上下其手。

「不是和你说了嘛,我大哥那么大的官,升职是需要时间的。」

「等他升上去了,你弟弟的烟草局那还不是打个招呼的事?」

「你看我的布置,有哪里错过?你信我嘛!」

老杨不停地把脸在柳玉的怀里拱。

从窃听器里面听着他们的对话,我才知道原来又老又丑的老杨,是用满口的谎言给柳玉洗了脑。

老杨确实有个当官的大哥。

但做生意时他赌性太大,害他大哥借给他的钱全打了水漂。

还差点丢了官。

老杨大哥一怒之下就断绝了和老杨的关系。

要不然老杨口中的大官,怎么可能让自己弟弟沦落到做保安的份上?

柳玉这个猪脑子,真是蠢!

「那我老公不肯把公司股份拿出来怎么办?」柳玉又问老杨。

「那家伙就是个废物,他不是要钱么,给他,不给这事完不了。」

「你告诉他,五折收他的公司股份,要确保那批显卡还在。」

「最近显卡的价格一直在涨,天天都涨,我们必须动作快点。」

老杨自信地说着,又奸笑着捏住柳玉的下巴,说今天要拍个柳玉露脸的视频好好欣赏。

柳玉没怎么想就同意下来……

看着他们在摄像头中扭动的丑陋身体,我强忍着火气,关掉了设备。

大鱼终于上钩了。

我的股份,有那么好拿的么?

老杨啊老杨,你以为我软弱可欺尽由你拿捏?

呵呵……

我会让你想像不到的爽!

16

柳玉找到我,说要五折收我的公司。

我不同意。

拉锯一般拉了半个月,收购的价码从五折到六折再到七折。

他们心急如焚。

老杨急得想叫柳玉再抱着我女儿去跳楼时,我才终于松口同意了。

柳玉必须以市场价八折的价格收购我的公司股份,得到那批金山般的显卡。

我的发小从深圳飞了过来,他表示与我共同进退,我退出他也退出。

他的公司股份可以以现在的市场价卖给柳玉。

算下来,柳玉得给我们九百万。

但,有可能半年后柳玉能得到一千八百万,甚至两千万。

因为比特币连创新高,从四万到五万再到六万,人人都说要涨到十万美金一个。

各地的矿场老板为了抢显卡,真是抢的狗脑子都打出来了。

听说市里有个破网吧开了三年没挣钱,显卡一卖挣了几倍……

老杨这家伙,赌性太大。

也不知道他给柳玉一家人灌了什么迷魂汤,让柳玉柳阳他们都疯了。

柳玉卖了车,卖了房,柳阳四处借钱,听说高利贷都敢借。

甚至连柳玉的爸妈都为那批显卡红了眼,把养老金和房子也卖了。

就为了凑足那九百万。

老杨也急了。

他借遍了所有人。

而且开始疯狂地上传那种视频,照片。

为了挣钱他不顾一切,柳玉的露脸视频传了一个又一个。

我知道,老杨绝不可能与柳玉在一起。

他也在算计着柳玉。

可笑柳玉还做着和他双宿双栖的美梦,却不知道……

老杨背着柳玉,还有其它好几个女人。

也被他拍下各种露脸的欢好视频,上传了网站。

他的粉丝越来越多,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他挣的钱也很多。

终于有一天,柳玉他们凑了八百七十多万,老杨也拿出了二十几万,一共九百万交到了我和我发小的手里。

然后,我抱着女儿被赶出了家门。

15

我听到他们在狂欢,在大叫。

仿佛获得了一场战争的胜利。

但这场战争,还没有打完。

发小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我和女儿寻了个苍蝇馆子,硬是要我陪他喝酒。

我满上一杯,充满歉意地与他碰杯:「兄弟,这次害你损失很多钱,对不起了。」

发小哈哈大笑,与我碰了碰。

他说他坐牢的时候,只有我去看过他。

钱是小事,兄弟情谊才是大事。

然后,他抬起眼,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我:「你得到的那个消息,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出半年,国家必然管控各类发电站。」

「没了电,矿场必然停工,矿场停工,显卡供应必然恢复正常。」

「我们那些老旧显卡,到时候全成废铁!」

我压低了声音对他说着,这是我计划中最最关键的一环。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在电力系统那边混的很好,消息灵通的很。

他对我说国家开始重视中小水电站给矿场供电的事情,他说上头绝对会管控,只是时间早晚。

我和老杨一样,都在赌。

老杨赌的是比特币上涨,显卡上涨,我赌的是国家出手,釜底抽薪。

他要是赢了,他能挣的盆满钵满,可要是我赢了,他万劫不复!

发小又有些担心地问我,说万一老杨见好就收,不是白让他得了好处。

毕竟现在显卡还是值钱的很。

我说,他不会……

越是赌赢了,越是想赌。

这是人性。

何况老杨这个人,精明无比,自觉算无遗策。

现在更是把我打的一败涂地,老婆输给他了,资产也输给他了。

骄兵必败!

他从大老板赌成了一个落魄保安,现在有了翻身的机会,他怎么可能吐出嘴里的肥肉。

他会一直赌下去,直到崩盘的那一天突然到来。

和发小分开,我带着女儿回出租屋。

「爸爸,我想吃冰淇淋。」女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再也没有妈妈了。

她只是用可爱稚嫩的声音,撒娇地求我。

我捏了捏她可爱的小脸儿,带她买了支冰淇淋。

我心中一片平静。

这辈子,我和女儿相依为命。

就好。

16

之后的一个月,比特币还在暴涨,显卡的价格也是一日三变。

老杨果然如同我想的那样,他不肯卖。

他要博取更大的利润。

有了柳玉和其它女人的供养,他花天酒地,越发地嚣张。

这天,我骑着共享单车上街,却无意中遇到老杨。

他从原本属于我的车上下来,没有半点害怕,反而走过来和我说话。

可能在他看来,我交割了财产,婚也离了,再也闹不出什么风浪。

我看着他,咬牙切齿。

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说我这样的对手太弱了,好几个后手都没用出来,我就败了。

他伪造我外面有人的证据,让柳玉以为我先对不起她,一气之下又信了他的鬼话,便和他混在一起。

甚至,他故意让我发现,结果一切都按他的剧本进行,没有丝毫意外。

他说真是赢的太轻松了,没有一点挑战性。

我暴怒地抓着他的领子,他却伸出脸让我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我知道只要他往地上一躺,不赔个五万八万这事没完。

面对这样的老狐狸,油盐不进的泼皮无赖,我没有办法。

我只能恨恨地收了拳头,带着一腔怒火头也不回地离开。

任由他嚣张的笑。

我不禁抬头仰望苍天。

他以为这场战争完了,其实并没有。

看看我们谁笑到最后。

17

某些人的出名,总是来的那样的快。

微信群里忽然疯传一些短视频,主要是里面几个女人都是年轻漂亮的类型,却是和一个中年老男人搞到一起,内容太劲爆了。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小区里不少人都有了。

他们发现其中的一个女人,就是柳玉。

柳玉很快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怎么小区里不少男人都盯着她看。

还时不时看看手机。

她忍不住好奇心抢上前一看,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愣在那儿。

这……

这不是她和老杨拍的露脸视频吗?

怎么传的到处都是!

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味。

不少人说原来以为是她老公对不起她,看样子,还真不知道是谁对不起谁。

柳玉浑身发抖。

露脸的视频让她丢尽了脸,名声顶风臭了十里地。

老杨口口声声地说爱她,其实背着她还有其它的女人,更是让她如坠冰窟。

柳玉气得立刻跑去找老杨,却没想到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被一个怒气冲冲的男人拉着,

已经抢先堵上了老杨。

那女人,也是视频中的女主角之一。

男人一脚便踹开了老杨的家门,冲进去疯了一般拳打脚踢。

老杨被打得鼻青脸肿却不敢吭声。

而在外面看好戏的邻居们都是一脸的唾弃,指指点点。

柳玉不敢再呆了,捂着脸便冲回了家。

我在远处看着这一切。

这视频可不是我传播的,这世上好事的人多着呢。

我也不知道是谁。

不过,柳玉啊柳玉,这事还没完呢。

我心里想着。

18

之后柳玉和老杨闹的鸡飞狗跳不可开交。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悬在比特币矿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了下来。

国家突然宣布,所有电站不能给各种虚拟币矿场供电。

瞬息之间,比特币价格大跌。

矿场主各种抛售显卡,网上求之不得的各类新型显卡开始有人售卖。

然后,便成为燎原之势。

新型显卡价格大跌,更不用提老杨手中的旧显卡了。

以往是新显卡根本没货价格又高,老杨抢去的旧显卡才值钱。

可现在连新显卡的价格都狂跌,老杨手上的旧显卡飞快地变得无人问津。

老杨,柳玉,柳阳都慌了。

八折,七折,五折!

甚至连三折两折都没人要了!

柳玉和柳阳,卖了房子四处借钱搞来的八百多万,几个日夜便化为了一场泡影。

烟消云散。

他们,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家里的摄像头和窃听器还在发挥着作用。

……

那天晚上,柳玉把老杨拉回了家。

她劈头盖脸就要老杨赔偿她和她家人的损失。

柳玉又哭又叫,拿出对付我那一套来对付老杨。

可焦头烂额的老杨也欠了一屁股债,他哪有心情应付柳玉。

直接说凭什么赔?

一听这话,柳玉脸色就变了,上去就对老杨又抓又挠,给老杨挠出好几道血口子。

老杨按耐不住性子,劈头盖脸给了柳玉几个大嘴巴,把她打翻在地。

嘴角带血的柳玉号啕大哭,大骂老杨不是东西,说好的大官哥哥现在也没了用处。

老杨一怒之下,说他哥早就和他划清了界线,早就不搭理他了。

柳玉听的如遭雷击,跪在地上呜呜直哭。

她真是后悔自己怎么这么傻,老杨说什么就信什么。

嘴里说爱她,背地里就偷人。

老杨往自己脸上贴金,说跟着他会有更好的生活,她傻呼呼地就信。

小舅子柳阳赶了过来,还没来得急质问老杨,便看到姐姐被老杨打的嘴角冒血,跪在地上直哭。

他年轻气盛,又被损失几百万冲晕了头脑,冲上去对着老杨就是拳打脚踢,甚至还抄起拖把,狠狠地打断了老杨的腿。

老杨这个泼皮无赖哪会惯着柳阳,立刻打了 110。

警察把柳阳抓了起来,说根据老杨的伤情,要判柳阳伤人罪,入狱几年是跑不掉的。

柳阳这胡作非为的二世祖戴上手拷被抓走的时候,泪流满面脚都软了。

赶来的柳玉爸妈看到儿子被抓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柳玉。

柳玉哭着说,因为显卡大跌,钱都打了水漂,柳阳一时冲动打了老杨。

柳玉爸妈一听这话,瞬间把要进监狱的儿子忘了。

他们投入的可是自己唯一的房子,准备养老的所有钱啊。

当场,这两人都晕了过去,把柳玉是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19

医院里,我去看了看柳玉的爸妈。

当然,只是看望。

我连水果都没买,就这么空着手去的。

柳玉看到我,只是哭。

两个老人一个心脏病,一个高血压,全都躺在那儿。

身上插满了管子,苟延残喘。

看到我来,柳玉没有怪我什么都没带,她还以为我念旧情。

拉着我的手,柳玉泪流满面:「老公,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可现在我爸妈这么惨,你帮帮他们吧。」

「还有,那该死的老杨不肯撤诉,一定要我弟弟坐牢。」

我面无表情,只是叹了口气:「年轻人太冲动了。」

柳玉听了,更以为我善心大发,激动地说:「老公,我弟一直都很尊敬你这个姐夫的,你拿点钱出来打点一下,我弟弟也许就不用……」

「审判的时候,我会去旁听一下,我觉得我这么做已经够意思了。」

「对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不是你老公。」

我打断了柳玉的话,纠正错误的称呼,然后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柳玉无助的哭嚎。

莫名地很顺耳……

20

我没有食言,柳阳审判的时候,我去了。

二十多岁的他原本人头马大,现在站在被告席上,却是缩成一团浑身发抖。

我特意找了个离他近的位置。

「姐夫,救救我。」

他看到了我,不停地小声哀求我。

又不是在叫我,我懒得理会。

柳玉没有来,她本就是个薄情寡义的女人。

她很聪明地甩掉了所有负担。

她直接消失了,不知道跑路去了哪里。

至于躺在医院里的爸妈……

扔到大街上也好,拿去做标本也行。

移植还能用的器官也罢。

她是不会管了。

法庭上,柱着拐棍的老杨出现,他一脸怨毒。

被打断了腿,后半辈子都要柱着拐棍,这样的仇恨老杨不可能放的下。

他坚决要严惩柳阳。

柳阳被判伤人罪,要服刑七年。

二十大几的他从监狱里出来,会是三十几岁的大龄青年了。

未来的路,有案底在身的他会很难走。

我看着满脸后悔的他,摇头叹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当警察把柳阳带走时,他死死地抓着栏杆。

「老杨你这该死的家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依然是平心静气地看着他被带走。

七年之后再见吧。

21

柱着拐棍,老杨来到我身边。

「千算万算,没算到国家出手这一招。」

「你只是运气好,我没有输!」

他很不服气。

我笑了。

现在胜负已分,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你派柳玉花钱雇了个女人,制造我外面有人的证据,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淡淡的说着。

老杨一愣,狐疑地看向我。

「我故意上当,就是为了请你这条大鱼上钩。」

「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保住了我的资产我的女儿,而你一败涂地一文不名。」

「哦,对了,未来审判你的时候,我也会来。」

我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看了看满脸疑惑的老杨,转身离开。

老杨很聪明,他猜到了一切。

他气得满脸扭曲,浑身发抖。

这时候的他,才回忆起这场离婚大战的某些细节。

是我将计就计,按着他的想法他的思路一步步去做,让他以为掌控一切。

为的就是和他赌一把这显卡的涨跌。

和他赌他会不会见好就收。

他再也站不住了,腿软的如同面条,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的高傲,他的自信,在这一刻全数崩塌。

……

22

出了法院的第一件事,我便向上头打去淫秽色情视频的举报电话。

老杨在视频网站上被无数网友追捧,靠着上百部视频成为风云人物,挣了不少钱。

现在也该付出代价了。

扫黄打非的势头正猛,加上之前满城风雨的少妇门事件,老杨立刻被当做典型抓了起来,从重从严。

我又一次来到法院,旁听这场公诉。

老杨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

四十好几的他原本还保留着之前当老板的精气神,但现在,他颓废地像只寒风中的鹌鹑。

和参加柳阳的审判一样,我坐地离老杨很近。

能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的每一分变化。

他也看到了我。

他自以为他的计谋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而现在,他终于明白谁才是真正被玩弄的人。

由于老杨的露脸视屏传播极广,社会影响极为恶劣,他被判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他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罚金十万,没收所有财产。

在他要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我忽然对他说。

「你服刑的监狱,好像和柳阳在一起呢。」

「这样也好,你和柳阳这姐夫小舅子的一起坐牢,有个伴,不寂寞。」

听到柳阳的名字,想起他被带走时的咬牙切齿,老杨满脸惊恐。

满头的汗,当时便下来了。

老杨和柳阳一样,死死地抓着栏杆,不让警察将他带走。

他知道柳阳不会放过他。

反正这辈子也完了,柳阳那个头脑简单又火爆冲动的家伙,绝不可能与他和平共处。

他在监狱里,铁定要被柳阳打,有可能会被柳阳打断另一条腿。

几个警察冲上来,把老杨带走。

老杨拼命地挣扎着,又哭又叫。

我看着他,觉得他现在心里一定很后悔吧。

不过,这就和我没关系了。

23

两年后,我和发小一起在广州打拼,柳玉和老杨想尽办法凑给我们的九百万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好。

这天,我和发小陪着几个远方来的客户在一家豪华会所喝酒。

我觉得有些气闷,便出去走走抽根烟。

没想到,却是在走廊上遇到了她。

我的前妻,柳玉。

跑路了两年的她现在好像脸上动了刀子,活脱脱一个蛇精脸。

穿着打扮也是这家会所的统一制服,性感而暴露。

很明显,她下海了。

见到我,她也懵了,但很快回过神来。

「在这工作?」我问道。

「是啊,我在这卖酒。」她大大方方地承认,仿佛要我看到她手中拿着的 LV 包包,脖子上的钻石项链。

用这个来证明,她过的不差。

我虽然看出来是 A 货,但我没有揭穿她。

「听说你爸妈后来都死了。」我摇头说。

「死了就死了。」她不屑一顾。

「柳阳在监狱里和老杨打架,两个人都重伤,还加刑了十年。」我又说道。

「呵呵,关我屁事。」她冷冷说着,叼着根烟吞云吐雾。

「看来你混的不错啊。」我笑了。

她指了指身后包间里一个大金链子的男人:「他都来了十几次了,次次都点我,说要给我一百万一年包我。」

我看了看那男人,叹了口气:「你最好还是离他远点。」

「怎么,我过的好点,有人追求,你就不爽了?」

「你凭什么管我,告诉你,老娘就算死外面了也不用你管!」

柳玉满嘴的酒气,颐指气使地伸出指头,点着我的前胸。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认识那男人。」

「听说他有艾滋……」

我小声地说着。

柳玉突然便浑身一抖,整个人都傻了。

然后,她疯了一般冲进包厢,抓着那男人质问。

好像,还打起来了。

乒乒乓乓地,酒瓶碎裂和痛哭的嚎叫声不断。

外面一团乱糟糟的,我回到发小和客户身边。

他们都问我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没什么。

只是一个可怜的卖酒妹,又被人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