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庆山作品《一切境》节选

暴雨大作。打不到车,只能在旁边星巴克坐一会。

有时觉得仍像二十多岁时,带着一些些颓废与冷淡,与这个世界总有距离。这种隔膜让我感觉到属于自己的本性。

不喜欢和陌生人聚在饭局,虽然一再回绝让人有罪恶感。但在席间,听着一些傲慢而无趣的人说着奇怪的话,度过两三个小时,实在浪费时间。除了感受到荒诞世相,不会有增益收获。

这几年见过高能量的人,留下印象深刻。日常的寒暄闲聊无趣,像人的兴奋点阈值调高,很难得到充分满足。过招不能有比较,如同品过好茶,闻过好香。

下午去听课,出租车上放着哀怨的流行歌曲,想起老师说过,哀伤是阴浊。哀伤的诗词音乐都不可碰。孩子尤其如此。

他说,人如果不能实现“文化”,转化出那个能量更足的灵魂,最后就只能“火化”。像烧垃圾一样烧掉自己。想起俄国老头说的,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人都是按照自动化反应行事的机器人,如果不能让生命有所结晶。俄国人所说的“结晶”与道家的“圣胎”以及佛教的“真如”,说的也许是一回事。不是创新。

他说,做人事就是做善事消业,这才是事业的本意。

黄昏去老友家里。以前喜欢和年龄大的朋友来往,通常比我大十岁左右。看看朋友们,知道自己以后会经历什么。老去是自然的事。
朋友说,第一次直觉生起的决定通常是对的。要相信第一个念头。还有那种反复生起的执念,需要去做,其背后有一股力量,我们猜测不到它的意图。但是人该如何打破业力的促动,即不得不去做的事,以及被强力限定的选择。

以前总想抗争,对着干。现在觉得要顺势而行。不要主动去找事,但是来找的事不要轻易拒绝。这也是年长的朋友对我说的。

在欧洲旅途中,酒店里,有机会见到亲密相处的伴侣,无论年轻或暮年。

没有喧哗、儿孙、怄气,从形式上看,法国男人享受并且需要与女人在一起的关系:认真与她们聊天,玩耍,陪伴,分享旅途与美食。

在南部乡村,溪涧旁看到一起晒太阳、读书、水中冰镇红葡萄酒的老年夫妇。他们穿着短裤内衣,度过宁静的共处时光。在旅馆晚餐时,餐厅面对峡谷无敌美景。一对上了年龄的夫妇,坐在沙发上互相依偎,长时间默默地看着暮色中的山谷,桌上放了两杯酒。

对他们来说,时间不存在。只有彼此在一起的质地。

而有些男性大部分时间贡献给赚钱、应酬、各种关系、娱乐、新闻、手机……唯独缺少与伴侣在一起时专注与安宁的心情。缺乏能力去体验关系的美感,也不觉得情感重要。男人很少关注女性真实深入的生命内在。有人开玩笑,不管是什么年龄的男人,只喜欢二十岁的女人。

在洛阳高铁车站候车时,看到一对情侣。男人六十多岁,一头白发身材壮实,依然炯炯闪亮的蓝色眼睛。女人五十多岁,头发盘成发髻,穿灰色短袖棉衫不施脂粉。随身携带一大一小两只黑色行李箱,各自背着双肩背包。是在旅行的路上。安静而闲适。

女人脱掉脚上凉鞋,侧身坐在座位上面对男人,一边晃动赤足一边吃着手里的葡萄。她明明是老了,头发里掺杂很多白发,却散发出被宠爱着的小女儿情态。两人依然有充沛情爱,轻声亲密地说话,拉手,肌肤相亲,互相抚摸。妇人把脸靠在老人的肩膀上,依赖着,身心自在。她看起来并无出众之处,也不美貌,更已失去芳华。只是一个老去的普通日常女子。

但这个男人仍不时深深凝望她。仿佛在他的心目中,她仍是一朵盛放的玫瑰。

想起和她差不多的年龄但却存在于另一种情感状态的女性,大多数到了这般年龄,已被沉重的生活与婚姻磨损碾压得失去个人质感。发胖、无性、庸碌、唠叨,成为长辈,而不再是一个被爱着的女人。

闲来无事看电视连续剧度日,加入夜色中广场舞浩浩荡荡的队伍,在集体无意识娱乐和歌舞之中,暂时忘掉自己。她们鲜少有这样的机会和方式,仍能和伴侣背包旅行,以及被伴侣用深爱的眼神凝望。

女人的生活优雅、浪漫与否,大多由身边伴侣的特质决定。决定于伴侣是什么样的男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在对待她。这决定她最终成为一个怎样的女人。

看完电影《见习修女》。背景是梵二会议导致九万修女退会,她们在改革中被剥夺了身份特权,与普通人无异,而不能再认为自己是基督的新娘。电影中的年轻女孩为逃避人间世俗痛苦,而自我囚禁于修道院。产生对性的渴求,惩罚自己,不断自我忏悔。
身体的愿望应该被满足,被抚摸,被拥抱,得到释放。身体会老死,活力有期限。与他人和谐的能量交是良性循环。对人产生困扰的不是性本身,性是美的、无罪的、灵性的,带来问题的是人的心态,嫉妒、占有、罪恶感、敌意、黏缠……

一个行为必然带来一连串的心念对应,很难做到清洁独立。因为如此,各种修行修道都提出禁欲要求。目的是断除那些会随之而来的负面反应。但如果人能够越过那些负面反应,他是否能做到行为自由并保持清洁心态,不再需要额外的禁忌。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随心所欲。

这几天的月亮好看,熄灯后,月光银白,像水般流到床边。与朋友相聚,晚归穿过花园,看到有男子在大圆月下面打太极拳。

好的电影或小说让人身心不安。仿佛身体深处某个部分被唤醒。

若能给予他人正面的影响与启发,即便微小也是值得,这也是工作的意义。心的视野建立在身为人类一分子的角度上,会让人对生命有更深度的体会。

没有真正受过心灵的苦痛,以及充分地以劳作服务过所处的生活、外人与外境之前,人没有资格隐居。还不配过彻底内外清净的生活。